阿菸

斬獲超級超級可愛!!!

非常君眼裡的劍咫尺


  非常君帶回小毛孩的時候,他看起來營養異常不良,身量比永遠長不大的習煙兒還要瘦小,腦子看似也不太靈光,問他叫什麼名字都說不清。

  不過非常君也暫時沒有給小毛孩取名的意思,畢竟當務之急,把孩子養胖一點才是正事。

  他是有用途的,總不能還沒利用就給餓死了。


  於是非常君拚命餵小毛孩吃東西。

  一開始還怕他挑食,惡狠狠地威脅他:「通通要吃完,否則把你丟去餵鱷魚。」


  小毛孩聞言只是眨巴眨巴那雙水靈的藍眼睛瞅他,一點被威脅的害怕恐懼都沒有,滿臉茫然。


  這傢伙是不知道自己被威脅了,還是不知道鱷魚是什麼?非常君暗地發誓,總有一天要把小毛孩丟去餵鱷魚。


  幸好小毛孩不僅不挑食,還意外地能吃,習煙兒失敗的創意料理、地冥送來太甜膩的食物、以及日後他假裝敢吃實際上用術法藏起來的洋蔥,通通進到小毛孩的肚子裡。

  小毛孩也終於從彷彿隨時會餓死的嬴弱,長成胸懷天下的健壯。

  非常君很滿意自己的傑作,還特地給他穿了露胸裝。


  後來非常君「偶遇」了小毛孩同母異父的弟弟。

  他看著邃無端那身板,不由自主地想起當初小毛孩的模樣,覺得席斷虹特別不會養孩子。隨即又想起席斷虹早就在多年前被他設計害死了,這鍋應該是德風古道的。

  這麼多人養個邃無端,不如我一個人當廚餘桶養的小毛孩壯,還這麼好騙,儒門果真一群庸才。


  非常君帶長大了的小毛孩去看他弟弟留下的劍痕。

  其實非常君也沒把握小毛孩光看劍痕能不能仿得邃無端獨創的單鋒劍,畢竟那麼多劍術大家研究出來的成果都和創始人有不小差距,然而不知是血緣的牽引還是劍族都是天才,小毛孩妥妥地學會了。

  看著小毛孩刻下那近乎一模一樣的劍痕,非常君內心澎湃不已,既興奮計畫能順利實行,又妒恨這兩兄弟過人的天賦。


  劍招能夠如此接近,但這可笑的兄弟緣也到此為止了,非常君惡劣地想著,倏地起了為小毛孩命名的興致。

  他拋棄了從前隨便叫的什麼小飯桶、小洋蔥,認認真真,帶著嘲諷與滿滿惡意喚他──


  天人永隔劍咫尺。


---------------------

其實名字的緣由周郎不是這麼說的,啊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13)